歷史上的昨天- 5/2/2010

其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,但是很值得我記一下。昨天晚上是近期內,我首度晚餐時間不吃晚餐,過了八點多還吃不下的日子。那是西元2010年,美東時間,五月二日。

話說朱家全家大小都去肯德基州吃炸雞看馬術比賽,只有李歐朱不願意去,朱大哥跟朱大姊帶著朱小妹和朱小弟去爽,只好把李歐朱丟到我們家,讓阿媜阿姨照顧。到了星期天中午,朱大姊終於打電話來跟李歐朱說要他回家。於是中午開車戴李歐朱回家。

回家路上,不知道講到什麼念書的事情(聽說是想要考駕照,但是已經一次沒考過了,本來應該在我們家念書,但是打電動打了一整個週末),李歐朱被唸到不行了,就跟我說:「你自己也不是念什麼好的大學畢業的….。」當下我就傻眼了。今天要是酷伯田出來講我,好,我就認了(1)。今天李歐朱自己是個國小程度以上,高中程度未滿的高中生(2),竟然跟我說我的大學不怎樣。我承認,輔仁大學不是什麼光彩可以拿出來講的學校,但是總也不是光武工專(現在好聽的名字是「北台灣科學技術學院」)之流吧(3)?再者,我也在美國念了個碩士不是嘛?或許不是什麼太高級的學校,但是我也是混出個名堂來了啊(4)。結果竟然被這樣批評!當下我還覺得有點氣,好,但是我就只好跟他講,你沒資格這樣批評,我的學歷應該是你周圍這些人裡面數一數二高的。等你以後唸到比我有成就,你就可以這樣批評。

好啦,送到他回家啦,禮貌性的聊聊天,朱大哥找我們去一起去吃飯。朱大哥朱大姊當然是提議去吃越南麵(5)。李歐朱坐我的車,一路上當然很埋怨又要去吃越南麵,還說我為什麼不帶他們去吃好料。(怪了,他媽的我就有責任應該要帶你去吃好料就對了?)好啦,我又念他:「你真的很不長眼,你媽媽就已經不開心了(6),你要是又提議東提議西在那裡作怪,他當然會絕對的不爽。」他隔了一陣子講的話是:「你會答應去吃越南麵,因為你不用付錢。」我當下聽到一個傻了,沒想到我的地位就只是這樣。我在他們心目中,會跟他們出來吃飯就只是因為我不需要付錢,想要佔他爸爸媽媽的便宜。我的腦子裡就只是想到他的心理只知道我要佔便宜,因為「你不用付錢…..不用付錢…..不用付錢…..不用付錢….」。我當然心理非常的生氣。我被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看扁成這樣!因為他家裡有錢,所以我就一定要佔他家的便宜。我一天到晚帶他們去吃飯或是幹嘛,就是我應該做的。結果我跟他們家人去吃飯,就只是因為我想要佔便宜不用付錢!!!我當然有在車子裡表達我的不滿,但是我不覺得李歐朱會懂得我多麼的不開心。

我自己其實並不知道我這麼的生氣,但是我竟然氣到我吃不下晚飯。我知道我是放不開的人,但是這個撕碎我尊嚴的舉動,讓我見識了這個孩子的無可救藥,也知道我是多麼的受困。我以後絕對不要再當好人了,這是我昨天學會的事情。

註1:酷伯田頂著台灣清華大學學士碩士,美國佛州州大材料科學碩士博士的頭銜,可不是只是一個會打電動的教授。
註2:請容我分析,他的數學題目是類似:今年的鯨魚有一千隻。鯨魚的自然生育率是5%,鯨魚的自然死亡率是3%。要是沒有外力的影響下,請問明年的鯨魚會有多少隻?重點是,他解不出這個題目。
註3:無意冒犯光武工專的校友。拿這個出來比較,是因為李歐朱不斷的跟我說:「我表哥重考上了一個很棒的大學。」經過一番了解,表哥重考上了北台灣科學技術學院。很好的學校!
註4:我終究找到了個工作,賺錢養活自己,沒有餓死在美國。
註5:這間離家裡不遠的越南麵店,是朱大姊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帶他們去吃的地方。離家不遠,但是真的不好吃。
註6:除了李歐朱以外,全部人都看得出來他媽媽心情不好,但是不能夠明白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什麼。最安全的方法,當然是不要捻虎鬚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象哥的心情故事 Feels like…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